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永利手机游戏app首页 > 法治

酒店门缝小卡片,背后隐藏犯罪链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1日16:49:57来源:新华网编辑:王欢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很多人住酒店时,都曾在开门时捡到过从门缝里掉出来的小卡片,这类小卡片通常印有穿着暴露的女性图片并配有挑逗性语言,它的用途也是不言自明。令人想不到的是,这小小的卡片背后竟隐藏着一条犯罪链条,涉及多个犯罪团伙之间的利益博弈。近日,湖南省株洲市芦淞区检察院以涉嫌组织卖淫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批准逮捕了朱文文、胡翔、段练练等7人。

赚钱不忘带上老乡

朱文文、胡翔、段练练都是湖北咸宁人。2015年底,朱文文来到株洲,不久他就发现通过到酒店发色情卡片,再招募卖淫女上门服务的方式赚钱比较容易,于是干起了这门营生。

起初,朱文文自己联系印刷厂印制色情小卡片,在卡片上留下其专门办理的接单手机号,然后到株洲市区各个酒店发放,通过同行推荐或者卖淫女自荐的方式招募卖淫女。有嫖客打来电话后,朱文文先谈好价格,再安排卖淫女上门服务,事后朱文文将所得收入分给卖淫女一半。

对这行熟悉以后,朱文文开始找帮手,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老乡段练练,于是找其帮忙发小卡片,约定日工资200元。段练练干了不久后,又将妻子陈某(因怀孕被取保候审)及老乡胡翔叫到株洲一起干。

2017年3月,朱文文在与人争地盘过程中纠集彭驰等人寻衅滋事,被芦淞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服刑之前,朱文文将自己掌握的发小卡片酒店名单及手头的卖淫女名单给了胡翔等人,且约定自己服刑期间每月分红1万。

要发卡先交“租金”

彭驰系湖南娄底人。2016年,他通过每月给付一定好处费的方式,与芦淞区、天元区、石峰区等多家酒店口头约定,在这些酒店发色情小卡片的人,必须由他指定。

不久,彭驰就将自己掌握的酒店“出租”给了朱文文,允许他在这些酒店发小卡片,朱文文必须每天上交200元“租金”。

双方约定,在朱文文“承租”期间,如果有其他人也在这些酒店发卡片,则由彭驰安排人负责清理,俗称“清理野卡”。如果对方坚持要在这些酒店发卡片,彭驰则纠集人员以武力或武力威胁的方式解决问题。同样,如果朱文文不按时缴纳“租金”,彭驰也同样以武力威胁。

2017年3月,彭驰与朱文文因寻衅滋事被判刑后,所掌握的酒店被他人抢占。之后,彭驰写信给杨忠榜,让其将上述酒店抢过来,不久,杨忠榜便靠武力威胁的方式将酒店抢回。

2017年8月,彭驰刑满释放后,与杨忠榜、张北东、周赞等人继续找在其掌握的酒店内发卡片的人收取“租金”。

不久,朱文文也刑满释放,他找到彭驰,要求“租下”其手中的酒店发放小卡片,从事组织卖淫犯罪,并约定每天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租金”1000元。因觉得“租金”太高,个人负担不起,朱文文找到老乡胡翔、段练练及谭某(另案处理)等共同“承租”酒店。

犯罪团伙相继被抓

2018年4月,因彭驰等人将“租金”上涨到1400元,胡翔认为“租金”过高,拒绝交纳自己的那部分“租金”。彭驰、杨忠榜、张北东纠集娄某(另案处理)等人抓了给段练练发小卡片的段某(另案处理),逼胡翔等人谈判。

4月23日晚,杨忠榜等人持刀及棍棒对胡翔等人进行威胁,并实施了殴打。被打后,胡翔与朱文文、段练练商量决定报警。

公安机关于4月27日对彭驰、杨忠榜、张北东等人进行立案调查。4月28日,其余几名嫌疑人均被抓获归案。在侦办该案期间,公安机关通过证据证实朱文文等人涉嫌组织卖淫犯罪。

彭驰等人被抓后,胡翔、朱文文、段练练三人不仅没有收敛,还决定合伙,将各自手头的多名卖淫女统一由胡翔、段练练的老婆陈某调配,雇人到酒店派发小卡片,每日收入除去开支后三家均分。

仅2018年5月,三家合伙期间共计获利10余万元。5月23日,陈某接到黄某的电话,要求安排三个人到某酒店上门服务,陈某与黄某约定每人600元服务费后,指派了吴某、吕某、胡某(均另案处理)上门服务。

三人上门收取费用后,便在酒店房间内分别与黄某等三名男子发生了性关系,随即三人分别将300元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转给了陈某。不久,三人被民警查获。

2018年6月1日,公安机关对朱文文等人涉嫌组织卖淫案立案侦查。6月11日,在湖北咸宁将几人抓获归案。

招募方式不拘一格

据胡翔等人交代,几人手下共有十余名卖淫女。卖淫女的招募方式不一。有些是同行推荐,有些是手下的卖淫女推荐,还有些是自荐,更荒唐的是卖淫女刘某曾是朱文文的女友。胡翔等人要求年龄不能太大,最好30岁以下,听从派单指令。

刘某与朱文文2015年起成为男女朋友,朱文文开始组织卖淫后不久,刘某即被其招募为自己手下的卖淫女,但鉴于二人男女朋友的关系,朱文文不直接派单给刘某,一般由胡翔指派出单。

今年21岁的吴某已经在株洲从事卖淫活动三年,三年前她从郴州来到株洲找工作。因在火车站附近的酒店房间内捡到一张色情小卡片,觉得这个工作赚钱快,便主动拨打卡片上的电话认识了朱文文。之后,她一直在朱文文手下卖淫,后来朱文文又将她推荐给陈某、胡翔等人。之后吴某又向朱文文推荐了胡某等人。

黄某是外国人,2017年12月通过探亲签证入境。后经人介绍认识了胡翔等人,在胡手下从事卖淫活动。2018年1月签证过期后她未离境,而是滞留境内从事卖淫活动,其自述并未见过胡翔等人,一直都是微信派单。

被查获的多名卖淫女都表示,虽然卖淫所得收入需要分一半给朱文文等组织者,却依然在朱文文手底下从事卖淫活动,是因为双方约定,朱文文等人负责卖淫女的安全和与顾客的纠纷处理。

(张吟丰水蓝儿)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